欢迎访问冷水江市纪检监察网,今天是 [
您现在的位置: 站点首页 >> 调研文稿 >> 文章详情

【警示录】“专家型”一把手的“贪腐游戏”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时间:2015年08月18日

“专家型”一把手的“贪腐游戏”

——怀化市二人民医院原院长张少宏案件警示录

怀化市二人民医院原院长张少宏获得的省、市科研成果和荣誉,时至今日仍可在“好大夫”、“寻医问药”等医药类网站查阅到。遗憾的是,这些成果,大多是在1990年至2000年间取得的——那时,他还不是医院领导。

张少宏曾胸有大志,他的目标是怀化外科医生的“NO.1”,为此他“任性”钻研业务,连电视都不看。虽然专业上颇有造诣,有权后却没有把握住底线。经依法审查查明,自从张少宏担任院领导后,他用权同样“任性”:在医疗器械设备、药品采购,货款、工程款支付及下属提拔、岗位调整等方面有违法违纪行为,涉案金额约200万。2014年2月17日,经怀化市会同县人民法院一审,张少宏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。

从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堕落为失去自由的阶下囚之后,张少宏才意识到,自己将业务工作放在了前面,把纪律和规矩抛在了脑后,完全忘记了党性原则和廉政准则。“张少宏案是典型的‘专家型’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,受贿金额大,涉案人员多,社会影响较大,教训十分深刻。”怀化市纪委案件查办人员说。

从义正辞严到“半推半就”,最后收个十万才算“刺激”

“医院本来就欠你们的债,我怎么能收你们的钱?”当初,张少宏面对一些药商、工程老板为药款或工程款尽快拨付而“孝敬”时,严辞拒绝。干部职工为提拔、调动之事找张,他也训示他们不要送钱。

然而,没过多久,张少宏并没有坚持守住纪律的底线。半推半就之间,从几百元、几千元的红包到几万元、几十万元的大额现金,从几千元一台的手机到价值十万元的白金戒指都照单收下。那些被他拒绝过的老板,慢慢成为他的“朋友”。

医院发展带来的岗位异动,他也有意无意透露“只要从分院往总院调一个人,就是你”、“这次提拔我还是看重你的”之类的信息,越是这样,干部职工越是心照不宣地送,而且还越送越多。医院职工关某给张送了5万元后,顺利当上了副院长;给张奉上10万元后,又如愿以偿当上了靖州分院院长。

张少宏不但明目张胆地收,还“创造”机会将“权力变现”。公立医院承担着公益服务的重要职能,主管部门明文规定:公立医院严禁将科室对外承包。面对禁令,张却打起了“擦边球”,借“改革之名”,谋“一己之私”。2009年6月,张代表市二医院与无任何医疗资质、根本没有注册的陈某签订了总院妇产科合作协议,后又引荐其到靖州分院开展承包,陈某在没有多少实质投资的情况下,轻松拿走近7成、高达1000多万元的收入提成。

正所谓无利不起早,对张的“鼎力支持”,陈某总是心知肚明地“投桃报李”,不仅逢年过节、家中喜事打点数目可观的红包,还隔三差五地送上价值昂贵的白金戒指、数码相机、笔记本电脑甚至金条金章,时常为张“排忧解难”。张看上了一座工艺石雕,陈某买下后直接送到张的家里;张在长沙购买汽车,陈某又抢着刷卡,车辆上户时又帮着付款……

此外,张还善于慷“公家之慨”,图“个人之利”。2005年,张以扩大市二医院影响为名,以其亲属名义入股,先后获得了数十万元投资分红。“一而再、再而三,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,3-5万元收着没有什么感觉,10多万元才刺激。”张少宏事后说道。

只重业务不重党务,忽视纪律规矩致思想“癌变”

“张少宏家里不缺钱,他为什么要贪钱啊?”熟悉张少宏的一位老同志在得知其被调查后曾这样感叹。

张少宏出生于知识份子家庭,从小衣食无忧,两位弟弟在国外工作。为了不“输”给弟弟,张一直立志做怀化最有名的外科医生,曾下班后不看电视、不搞娱乐,全心身地投入到手术当中,还曾以成功摘除重达16斤的肿瘤而闻名全市外科界。

因专业建树颇多,张连续在职称上破格晋升,荣获“怀化市十佳青年”、“怀化市科技拔尖人才”等称号,享受市政府特殊津贴。参加工作30多年,张少宏一直在市二医院工作,对医院发展的贡献巨大。但专业上的造诣,并没有相应地让张在政治上变得成熟,在境界上得到提升。

张在担任市二医院主要领导之后,怀化市二医院陆续实施“一院三地”(即总院在怀化,分辖靖州、洪江两个分院)发展战略,将总院从洪江区搬迁到怀化市鹤城区,因此产生了3个多亿的巨额债务。他经常鼓吹,能给科室创收就是好人才,只要能搞到钱就是真本事。自上任院长后,突破国家规定的15%以内的药品价格上浮空间,放任下属“提成开单”,鼓励“关系好”的医生在内部承包科室,默认一些有“商业头脑”的职工做药品、耗材、设备等生意,还曾一口气索要5台手机分给几名关系很“铁”的部下。

“他过分注重业务,认为搞不搞廉政教育无所谓,抓不抓党风行风不重要,忽视了党的纪律和规矩,以至于自己的思想慢慢‘癌变’后还浑然不觉。”怀化市纪委办案人员说。

院领导班子会上,其它班子成员的建议想听则听,不想听就不听;只要有不同意见,他就打断发言,动不动就是“你们不要说了,就这么定了”。在医院家属区,张养的两条藏獒吵得大家日夜不得安宁,干部职工也敢怒不敢言。2006年,他在明知道会亏损的情况下,主持购买了一台价值数百万元的伽马刀。该设备投入使用后的年收入还不到五万块钱,但每6年一次的更换放射源的费用就高达60万元,原本被他吹捧的“金疙瘩”变成了“烫手山芋”。

组织“扯袖子”他置若罔闻,医院也开不出“后悔药”

张少宏当上市二医院的主要领导后,对药商送来的“好处费”默认,甚至鼓吹“收药商钱无害论”,即收药商老板的钱,不增加药品成本,不损害国家、单位和病人的利益,不收反而让药商老板赚得更多,不拿白不拿。

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。有了院长的带头和放任,该院原副院长关午为了捞回自己的“买官成本”,更是变本加厉地做着权钱交易,上任短短三年多时间,就大肆收受他人钱物200多万元,更多职工干部也深受其害。为防止医药购销领域的腐败问题,医院纪检监察部门采取了与药商签订“廉政购销协议”等预防措施,最后沦为“一纸空文”。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陈某承包妇产科后不久,被媒体曝光,张不仅不“收手”,还将该妇产科引荐到靖州分院进行推广。在市纪委督促市卫生局要求市二医院限期整改之后,张不仅不改,还继续换汤不换药地推行“全成本核算”计划,依旧交由陈某实际承包。

自2009年底开始,网络上多次对其相关问题进行反映。即使在市纪委信访室找其诫勉谈话后,面对组织的“扯袖子”,张仍然我行我素,把善意提醒当成了耳边风。

在接受纪律审查期间,他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比作玩“死亡游戏”,在悔过书中写道:我每收一次钱,就拿到一张通往死亡的单程车票,每违一次纪,就又登上一趟开向灭亡的死亡列车,次数愈多,距离灭亡就愈近。“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党员领导干部,完全忘记了党性原则和廉政准则。”在悔过书上,张恳请组织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“继续留在组织的大家庭中,我一定会当个好医生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为组织争光”。然而,即便是在自己苦心“经营”的医院,也不可能给他开出“后悔药”。

经查,张少宏在先后担任市二医院副院长、党委书记、院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及单位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及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983588.2元。鉴于张具有立功表现及案发后积极退缴赃款赃物,认罪态度较好,法院依法予以减轻处罚,张少宏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。(信息中心 龙源 怀化市纪委 刘军 石之光 袁东广)

 

我的检讨(节选)

张少宏(怀化市二人民医院原院长)

在专案组领导同志们的批评、教育和帮助下,我的思想认识发生了深刻的变化,逐渐认识到自己在任期内的所做所为、种种违纪错误是那么触目惊心,其严重性和危害性让自己害怕,让自己绝望。我认识到自从担任领导至今,主要存在以下违纪错误:

1、违纪收受他人的钱财。从收受药品供应商的几百元回扣开始,到后来收受设备供应商30万元之巨款,从单位职工的招聘到医院干部的提拔,从几千元的手机到十万元的“钻戒”,人数多得自己都记不住,数额大到自己都不敢想,现在仅现金共计达到238万元有余。从这一触目惊心的数字,可以看到自己当初的违纪错误是多么严重。最初认为收受几千元、万把块钱是平常的人情往来,一而再、再而三,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,整万元收成了习惯,3-5万元收着没什么感觉,10几万元才刺激。胆子愈来愈大,错误愈来愈严重。

2、违规对外承包医院科室。2009年医院运行十分困难,全院职工都在想办法找出路,当有人提出对外承包科室时,我就违规地同意试一试,将靖州分院的妇产科对外承包3年之久,造成了医院内部职工的思想混乱;由于管理不到位存在的过度治疗,使部分病人的权利也受到了伤害;由于没有及时查证承包人资质的合法性,也使部分国有资产流失;没有把握好自己,收受了承包人的大量好处费,受到了腐蚀。我明知国家卫生部有文件规定,不允许公立医院对外承包,仍然同意和支持靖州分院妇产科对外经济承包来打“擦边球”。这说明自己内心深处缺乏组织观念,没有全局意识,只顾小团体过日子,不顾对行业大局的影响。

3、违纪使用小金库。担任院长前从未涉及小金库之事,任院长前两年也未过问此事。直到2011年春节前夕,才得知医院小金库有20多万元资金,在征求一些院领导意见后,就自作主张处理。明明知道组织纪律不允许,却不重视、不过问,发现后又不按规定上报,而是自行处理。这又一次表明我头脑里缺乏组织观念,组织纪律性不强,为以后可能的违纪行为打开了方便之门,保留了滋生腐败的温床。

4、违纪投资中医院。2005年前后,石某某找到我,要我支持、帮助承包麻阳中医院,我就建议她同二医院合作。在这过程中石某某就拉我入股。2010年因网上议论和市纪委谈话提到此事,我就找父亲说,把股份转给他,并把分红开始汇入他的帐户。纵观整个过程,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党员领导干部来严格要求,违反了廉政准则,发生了投资实体产业的违纪行为,影响了组织在群众中的形象和威望,给组织抹了黑。

5、违规多收取药品差价。几年下来,医院违规多收取药品差价300-400万元,以靖州分院为主。这也是自己缺乏组织和全局观念,组织纪律性不强的表现。明知这样做违反了国家的有关规定,却以种种理由坚持,视组织纪律和政府规定为儿戏,只顾自己小团体的好处,不顾对全局的影响,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。

通过这次组织对我的审查,我认识到之所以犯如此之多、如此严重的错误,最主要、最根本的原因是自己在政治思想方面没有做好准备,没有具备应有素质。错误地认为自己是一个业务人员,只要有过硬的业务技能就行了,甚至天真地认为自己能够当好一个医生,就能当好一个院长。视党纪国法为儿戏,忘记了自己作为一名国家公立医院院长的职责,这是自由主义思想严重,目无组织纪律造成的恶果。自己违纪收钱,实际上是在玩死亡游戏,自己每收一次钱,就又拿到一张通往死亡的单程车票,每违一次纪就是又登上了一趟开向灭亡的死亡列车,违纪收钱愈多,距离灭亡就愈近。

作为领导干部,尤其是主要领导干部既是处于权力的中心,又是站在悬崖的边缘,稍有不慎就可能粉身碎骨。因此除了应该拥有坚定的政治信念外,还必须具备高尚的道德情操、牢固的廉政意识和铁一般的组织纪律性,只有这样才能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。